广西海洋环境执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各市、县党委和人民政府,省级有关单位:

海洋环境执法在海洋环境保护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目前海洋环境执法现状令人堪忧,呈现出许多难以克服的难题,海洋环境执法缺乏健全法律法规,致使环境执法中存在许多客观性的执法难问题、海洋工程建设项目监管存在漏洞、海洋环境保护意识不强等等,对此,笔者在分析探讨广西海洋环境执法存在问题的基础上,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以供同行参考。<

《浙江省海洋环境污染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已经省委、省政府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

广西海洋环境的现状

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 浙江省环境保护厅

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2013年海洋环境质量公报》,2013年夏季,海水中无机氮、活性磷酸盐、化学需氧量和石油类等多项监测要素的综合评价结果显示,广西近岸海域海水环境状况总体较好,符合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的海域面积约占52.9%,但沿岸海水污染依然严重,主要污染要素为无机氮、活性磷酸盐和石油类。主要情况如下:一是沿岸港湾、河水水质污染呈上升趋势,劣于第四类水质区域面积有较大增加,2013年,广西经由大风江、南流江、钦江、防城江和茅岭江等5条主要河流入海的污染物总量为607846吨,与2012年相比,经由这5条主要河流的入海污染物总量增加了306122.06吨,江河排海污染物总量与2012年相比有大幅增加;二是陆源入海排污口达标率依然较低,2013年,根据对钦州、防城港、北海等20个陆源入海排污口的排污状况的监测结果显示,2013年3月、5月、8月和10月入海排污口达标排放的比率为17%、28%、39%和11%,全年入海排污口的达标排放次数占监测总次数的24%,与2012年基本持平;三是钦州湾围填海工程附近海域海水水质污染严重,根据2013年的监测结果表明,钦州湾围填海工程附近绝大部分海域海水水质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主要超标因子为无机氮,与2012年同期相比,海水质量有所下降。

浙江省海洋环境污染专项整治工作方案

二、广西海洋环境执法存在的问题

为切实改善海洋生态环境,促进浙江渔场修复振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浙江省海洋环境保护条例》规定和《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修复振兴浙江渔场的若干意见》等要求,制定本方案。

从公报中反映的情况来看,造成海洋环境污染的原因主要是江河污染物入海量增大、入海排污口超标排放、填海工程造成附近海域海水水质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究其原因,执法环节存在的问题就凸显出来,广西海洋环境行政执法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坚持“陆海并举、区域联动、防治结合、突出重点”的原则,围绕“陆源减排、海上清洁、监测积累”三项基本任务,结合“五水共治”等工作,加强流域污染控制和直排海污染源控制,进一步削减陆源污染物排放量;深化推进水产养殖污染防治,强化海洋船舶防污染设备配备,加强海洋倾废监管,减少对海洋环境的负面影响;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加强入海污染源及海洋环境监视监测和涉海联合执法,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努力遏制海洋环境持续恶化势头。

澳门新葡亰1495app,1.海洋环境管理体制设置不合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以下简称《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五条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即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作为全国环境保护工作统一监督管理部门,对全国海洋环境保护工作实施指导、协调和监督,负责全国防治陆源污染物和海岸工程建设项目对海洋污染损害的环境保护工作;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即国家海洋局负责海洋环境的监督管理,组织海洋环境的协调、检测、监视、评价和科学研究,负责全国防治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和向海洋倾倒废弃物对海洋环境污染损害的环境保护工作。从这两个部门的分工可以看出,两部门互不同属,海洋环境管理缺乏强有力的协调机制和机构。目前,海洋环境污染违法行为突出表现在入海排污方面,由于受我国海洋环境管理体制的制约,两部门的执法力量虽有分工,但有些是交叉的、有些是不明确的,比如陆源污染与海洋污染、海岸工程与海洋工程、航道港池等的执法责任划分存在空白区,致使一些执法领域无人执法,出现执法真空,如海洋执法部门对于海岸工程污水排海和在建海岸工程围填海造成海洋环境污染往往束手无策,再加上《海洋环境保护法》缺乏相应配套的实施细则,在实际的案件查处过程中,可操作性不强,导致未能及时开展入海排污案件查处,造成海洋环境污染。而且《环保法》还规定:环保、海洋、渔政、公安、土地、矿产、林业、农业、水利等部门可依照法律的规定,对资源、污染防治实施监督管理,但在现实中,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对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如何监督其他部门,拥有哪些监督权均没有做出具体规定。正是在这种执法体制下,由于多头执法,造成执法主体林立,执法权力和执法责任分散,不利于统一执法并给环保行政执法造成混乱。特别是有关部门不认真履行职责,给违法者开绿灯,而作为同级的环保部门,却无法给予必要制约。而且当出现违法问题时,容易出现部门之间相互推诿责任的现象,严重影响了环境执法的实效。

到2016年,全省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Ⅲ类以上水质比例达到69%,入海排污口基本实现监测全覆盖。组织开展象山港、三门湾、乐清湾等沿海重点水产养殖区域养殖容量调查,在主要海水养殖品种中推广应用配合饲料面积5000亩,在全省近海和内陆水域增殖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23亿单位。全面完成船长大于24米的国内海洋船舶防止垃圾污染设备配置工作。海洋环境执法监督相关工作制度及执法机制基本建立,海洋定期巡查和监视监察工作有效开展,海洋环境污染案件得到100%追溯。

2.海洋行政执法队伍缺少海洋环境监测技术保障支撑。由于海洋环境污染源主要是江河入海口污染、陆源污染、海洋工程项目开发建设污染、海水养殖污染等,海洋环境监测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海洋环境的保护水平和执法水平,在海洋环境执法中,判断海洋环境是否受到污染,排污单位是否违法,必须要以海洋环境监测数据为依据,但目前广西海洋行政执法队伍中缺少专业的海洋环境监测人员,而普通的执法人员又缺乏海洋环境监测的知识和经验,对监测手段和取证方式也不了解,而且没有海洋环境监测与取样设备,再加上沿海各级海监机构与海洋环境监测机构缺乏沟通与联系,海洋环境监测数据未能及时与海监机构共享,导致对区域用海、在建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围填海、用海企业排污口和海洋倾废区缺乏监管,以上这些因素都制约了海洋环境保护执法监察工作的有效开展,由于海监机构缺少坚实的技术保障支撑,在查处污染损害海洋环境案件的过程中,往往导致对污染损害海洋环境的评估不够客观和及时,影响了案件查处工作的正常开展。

到2017年,全省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Ⅲ类以上水质比例达到70%以上,工业污水、生活污水、养殖污水等入海排放得到有效管控,入海排污口基本实现稳定达标排放。象山港、三门湾、乐清湾等沿海重点区域的养殖容量基本摸清,重点区域海水养殖网箱数量比2015年减少5%,主要海水养殖品种配合饲料推广应用面积20000亩,海水养殖塘生态化改造面积60000亩,在全省近海和内陆水域增殖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23亿单位。全面完成海洋船舶防油污设施配备工作。重大海洋环境案件发生率得到有效控制,“碧海”系列专项执法行动引向深入,“联合、联动、共享”等执法工作机制建立长效。

3.海洋倾废船舶监管困难。随着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大开发,港口、码头等用海工程项目纷纷开建和扩容,用海工程项目产生大量的疏浚物和淤泥需要倾倒,给海洋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倾废船舶的监管方面主要有以下困难:由于利益的驱使,倾废船舶经常不按照规定倾废,经常在执法机构监管不到位的海域或趁着夜色将废弃物倾倒入海;根据国家海洋局的相关规定,倾废船只必须安装倾废记录仪,而大多数倾废船只未按规定安装倾废记录仪;在查处倾废船舶方面,涉及到海洋、海事、边防等3个单位,由于3个单位互不从属,又未形成日常工作沟通协调机制,不在本职责范围内的违法行为不敢随便插手,以免造成执法越位的情况发生。

到2020年,全省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Ⅲ类以上水质比例达到80%以上,近岸海域水质保持稳定。入海河流消灭劣Ⅴ类水质,陆源入海排污口实现稳定达标排放,省控重点入海污染源全部实现在线监测。象山港、三门湾、乐清湾等沿海重点区域海水养殖网箱数量比2015年减少20%,海水养殖塘清洁生产全面推广,主要海水养殖品种的配合饲料应用面积50000亩以上,增殖放流水生生物苗种100亿单位。全面完成本省海洋船舶防止油类、垃圾污染和防污底系统等设施设备配置工作。落实海洋环境保护执法监管属地责任,执法领域基本实现全覆盖,执法能力大幅提高,海洋环境污染整治取得明显成效。

4.环境保护意识不强。对海洋环境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宣传力度不够,部分企业和当地群众的海洋环保意识不够强,只顾眼前利益,缺乏防治污染的自觉性,对于超标排污的问题,普遍存在“大家都在排、不排白不排”的思维。在海洋环境污染物中,陆源入海污染物占90%,为了发展当地经济,许多生产企业未能采取有效治理污染的措施,比如化工、制浆造纸、炼油,为减少成本,这些生产企业直接或间接通过管道、设施向江河、海中排污,直接对海洋环境造成污染;另外还有养殖污染,当地养殖户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在海面盲目建造网箱、架设蚝排造成养殖密度过大,超过海洋生态系统的承受能力,造成海水养殖生态系统物流和能流循环受阻或絮乱,引发病害,对海洋环境造成污染。

控制陆源入海污染物总量。坚持陆海统筹,深入实施“河长制”工作,加强流域污染控制和近岸海域污染防治,加快推进重点海域排污总量控制制度建设,重点控制钱塘江、甬江、曹娥江、椒江、瓯江、飞云江、鳌江及入海溪闸污染物入海量,实施象山港入海污染物总量控制示范工程。稳步推进重污染行业整治,提升生产工艺和装备技术水平、实施清洁生产改造、完善治污设施、健全内部管理,降低主要工业污染物入海量。加快推进城镇污水处理设施提标改造、脱氮除磷与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切实提高陆域污染源各种形态氮、磷的处理率,控制区域总氮排放。依托“五水共治”加强农业农村和河道污染治理,积极通过总量削减和生态修复等手段,控制和减少污染物入海量。

三、破解广西海洋环境执法存在问题的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